13

江苏津铭创艺家居有限公司

水切割加工|激光切割加工|金属切割加工、定制

盐城水切割||盐城激光切割-盐城金属切割公司


江苏省盐城市津铭创艺家居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销售不锈钢板、冷热轧板等钢材及利用精密钣金切割技术对五金装饰工艺品等进行生




产加工的大型综合性钢材店。我们秉承“质量第一、顾客第一”的经营宗旨,发扬“研于本业,精益求精”的工作精神,致力于对五金




加工的品质和功能的不断完善。现拥有先进的意大利进口激光切割机(4*2米工作台面)、激光切割机的加工精度单位±0.01mm、碳钢最厚

  • 暂无新闻
  • 联系人:葛益顺
  • 电话:0515-89113222
  • 手机:18961943366
新闻中心
产品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葛益顺
  • 电话:0515-89117222
  • 手机:18961948666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正文
女生求职陷整容贷款骗局 警方:公司和医院“合作”五五分成
发布时间:2021-09-22     

  位于海淀的北京美目尚医医院。多名求职者称,她们入职前被公司带到该医院整容以“提升形象”,在贷款整容后,招聘公司以各种理由不安排应允的工作岗位。

  4月26日,“巨鹏国际”公司一名工作人员在面试记者,要求记者去整容“微调”。

  新京报记者被安排到“星医汇”整形医院,女医生几分钟就开出总价4万多元的整容方案。

  李佳和小艾在美容医院病房相遇时,她们整容手术的纱布都还未拆开,更不知道自己已陷入一场整形网贷骗局。

  今年1月初,两人通过招聘网站分别来京应聘了总经理助理和网拍模特职位,面试时都被要求先“提升形象”。为了获得“月入过万”的工作机会,两人跟着招聘公司人事来到海淀区一家“有合作关系”的医院。之后摆在二人面前的,是动辄数万元的整容方案。因无力承担费用,招聘公司便谎称“最后公司出钱”,诱骗她们办理网贷整容。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今年以来,有多家公司打着“高薪招聘”的名义,和整形医院合作,诱骗女性求职者贷款整形。不少受害者反映,整容后公司不安排工作,也不履行之前“公司还贷”的承诺,反而安排求职者提供“陪酒”、“开房”服务,赚钱还款。

  有类似遭遇者不在少数。近日,北京警方启动专项行动,打掉多个以“网络虚假招聘”、“套路贷”为代表涉嫌诈骗或敲诈勒索的违法犯罪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100余名,破获相关犯罪案件20余起。

  警方提示,在参加网络招聘时,www.36094.com。对于夸大薪酬程度并设置用工前提条件的招聘岗位(例如要求进行整容并设置很高的业务额度)要提高警惕,以免落入套路骗局。

  今年1月,27岁的李佳在智联招聘上找工作时,被一则“总经理助理”的招聘信息吸引:“月薪一万二到一万五,有宿舍,还有1500元的房屋补贴。”

  对接李佳的,是招聘方“北京峰冠传媒有限公司”的人事“茜萌”,没有过多交流,面试敲定。面试地点,在北京海淀区一家商务酒店内。

  1月9日,李佳来到这家酒店五层,发现所谓的公司,不过是一间酒店会议室,“里面摆着办公用的电脑,连门牌标识都没有。”这让李佳有点意外,但看到不时有其他面试者前来,便打消了疑虑。

  面试过程也很顺利。6hckcom六宝图库,她回忆,面试官是公司的“沈总”和人事“茜萌”,简单沟通后对方便当场告知“明天来入职”。“沈总介绍说,他的工作是替别的公司融资,公司有十多个老总,而每个助理都长得很漂亮,助理的气质代表公司。”随后,“沈总”表示助理要有形象气质,并问李佳“介不介意微调”。

  所谓“微调”,就是整容。按照“沈总”的要求,第二天,李佳带着身份证到公司办理入职。“签了一份试用期协议,特别简单,没盖章,公司说要去总公司盖,盖完再给我。”

  签完协议后,李佳不是先被安排熟悉岗位工作,而是被公司人事带去了北京西北五环边的美目尚医医院,“一个多小时车程,人事茜萌说,沈总和这边医院有合作。”

  几乎与李佳面试同时,21岁的小艾通过网络招聘,面试了一家传媒公司的网拍模特职位。跟李佳类似,通过面试后,她也被公司负责人带到了美目尚医医院“提升形象”。

  李佳回忆,她被领进咨询室面诊时,一名穿白大褂的女子简单观察后,便给出整形方案,“做法令纹、太阳穴、额头眉弓瘦脸针,一共要花费六万多。”李佳当即表示“太贵”,面诊医生便减去“法令纹”,费用也降到了四万多元。

  面诊过程中,人事“茜萌”一直陪同,为了打消李佳顾虑,她当场承诺这笔钱由当事人个人先垫付,最终还是公司出钱,“单位会把钱打到你卡里,是公司给钱。”

  小艾在面诊后,“医生”也给出了27000多元的整形方案。她也被公司告知,这笔钱最终也是由公司支付。

  李佳和小艾在美目尚医医院的经历,如出一辙:医院给出数万元的整容方案可贷款,公司承诺贷款最后由公司负责。

  当李佳表示一下凑不齐4万多的整形费用时,一个被称为“二亮”的人出现,给出了一个贷款方案。此时李佳才知道,整容费用是以网贷的形式支付。由于“茜萌”表示公司会打款偿还贷款,李佳便填写了贷款单。

  新京报记者后期在医院暗访时看到了这张贷款单,左上角签着招聘公司人事“茜萌”和办贷人“二亮”的名字,贷款金额是四万零八百。

  “办贷款时我全程都是懵的,都是工作人员拿着我的手机操作。”李佳说,他们查了个人征信,给她拍了一张手持身份证的照片,然后在三个平台贷款,分别是美好分期、易美健、铂金贷。

  办理贷款后,李佳和小艾并未等来“公司还贷”,只能自己偿还每个月数千元的欠款。此外,招聘公司应允的工作也无法兑现。

  1月11日清晨,李佳被推进美目尚医医院的手术室。三天后,李佳出院,但并未得到医院方面开具的任何单据。1月22日,她顶着仍有淤青的脸回公司报到,却得到一个意外消息,“沈总跟我说他被公司停薪留职了,此前的面试和协议也因此失效。”

  李佳称,“沈总”随后把她推荐给公司的“姚总”。而在交谈中,“姚总”表示,“你跟着我可以,一个月能挣十几万。但你得开放,客户需要开房之类的,这个你要同意。”李佳当场表示拒绝,入职因此落空。此后,她多次就入职事宜与公司协商,均未成功。

  李佳的遭遇并非孤例。4月6日,来自吉林的李薇抵京面试时,被公司告知“颜值不高需要微整形”,并承诺整容花费由公司报销。随后她被带到夕照寺中街附近的雅靓医疗美容医院进行手术,并通过贷款,支付了35000多元的费用。

  李薇告诉记者,手术后,她便被公司的人带到昌平某地住了下来,同住的还有三个姑娘,都是来找工作被要求整容。李薇称,后来公司的人告诉她,贷款需要通过“接客”偿还,否则就联系家人还,“后来我说要去报警,对方才把贷款还清,我也才得以脱身。”

  深圳市公安局反电信网络诈骗中心提醒,网络平台已成为求职应聘的重要途径,但其在给求职者和招工企业带来便捷的同时,也成为一些不法分子编织陷阱的“理想”场所。

  记者了解到,多名刚毕业的年轻人,应聘南昌一家科技公司,被公司方“说服”进行技能培训并办理了贷款。如今,他们想要终止贷款,却发现并不容易。